47、拍摄3(1 / 2)

八月十七号。

秦城。

手里的石砖“哐啷”掉落在地,微微惊醒还沉浸于梦魇中的二人,林丹沾着些微泥土的手掌还不住地颤抖着,眼神茫然与慌乱,呼吸无序而杂乱,鼻孔一张一合,无不说明她的惊恐与无助。

眼睁睁看着江岚养父倒在地上,那双眼睛瞪得硕大,逐渐失神,右肢在一阵无力地晃动中,渐渐脱力,他嘴角还嗡嗡扯动,颤抖的手指最终被血泊冲刷凝固。

她梗着脖子,惊恐涣散的瞳孔,一点点回过神来,眼里血丝密布。

看着脑颅上不断淌出的血液,她慌张靠近茶几,扒住抽纸,没想,一个踉跄,人跟抽纸盒都砸到了地上。

她完全没意识到手臂被地面上的茶杯碎片扎破一大道痕迹,只一张张的把纸巾压在江岚养父的头颅上,随着刺目猩红渗透纸巾,惊恐甩手,试图甩掉手上的血迹。

眼看纸包不住血,地上又淌了一地,只能慌张将身上的外套脱下,压在血泊上,很快连外套都压不住,她彻底放弃了,她的眼前闪烁一些灰白的画面,眼神逐渐诡异。

直到一边被绑起来的江岚呜呜出声,她才稍微回过神。

解开江岚身上的绳索和嘴上的绷带,她茫然道,“我……杀了人了?”

“不是的,不是的!你只是为了救我,自卫反击!”

“我们赶紧打电话,打120说不定还有救……”

江岚惊恐地爬到‘养父’身边,探了一下他鼻息,颤颤摇头道,“他……没有呼吸了!”

林丹眼神有一瞬间涣散,“江岚,我们自首吧……”

“自首?不行!你要是自首了,要坐牢,我怎么办?”

“完美!”监视器后,戴承弼狠狠抽了一口烟,这一幕戏已经拍了整整三天了。

除了头一天下了一场雨,后面这两天都是靠人工降雨,天色还都得弄得不早不晚,熬了三天中间穿插的几场戏都拍好了,这一场迟迟达不到他的要求,今天终于等到这一幕。

“咔!过了!”

“周老师、夏郁温穗你们三个原地不动,等道具安排好,继续下一幕,道具组准备一下,人工降雨加水,五分钟后排下一场,准备好了,回复我!”

“剧务!剧务!拿上医药箱,看看夏郁手上的擦伤严重吗,不严重就先不要处理!先给她打一只破伤风!”

那轮得着戴承弼,喊咔的一刻孟冬就冲过去了。

看着夏郁手臂上的一大道划伤,一道零碎血迹从手臂流到手背,指尖,心疼的不得了。

她也拿着个小药箱,想帮忙处理,被夏郁叫停了。

“没关系,不用处理,也不要动我,我就这么坐着,一会儿动了,还得重新看位置!”

剧务很快过来,看着夏郁的伤势,也是嘶了一声,沟通过后,就着肩膀给她打了一只破伤风。

片场。

“呼!”剧组一众人员绷着的一根弦都跟着松下来了。

三天了。

就逮着这场戏磨了三天啊!

这三天,他们看着温穗一次次被戴承弼拉去讲戏,基本每次都是苦着脸过去,哭着回到屋子里,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,也根本没管小姑娘心理承受能力够不够。

一开始他们还指望着夏郁帮忙去调和调和。

毕竟这从帝都美术学院过来的小姑娘没学过演戏,长城影视团队的人员见过的新人演员一茬又一茬,在他们眼中,温穗已经算是很有天赋的新人了,还贼努力,挺招人喜欢的。

但没想到,跟温穗关系极好的夏郁,竟然半声不吭,

也就温穗被骂完之后,递过去两张纸巾,你说你纸巾递过去就还行,多安慰两句嘛。

可还没等人擦干眼泪,你突然蹦出一句:“哭完没有,哭完赶紧酝酿一下情绪,好了,我们就继续。”

可还行?

事实证明,结果出乎意料的好,最后这一场,他们都被温穗突破式的演技惊到了。

当然不是指跟夏郁的这一幕戏,而是跟周和业老师的对戏。

最新小说: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满级大佬她回来了 病娇皇子赖上门 玉无香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空间 韩夫人,你马甲掉了 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人 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年 提刑大人使不得 六宝团宠:皇贵妃她又茶又飒